新知新趣 購物 食材軼事 料理好方法 貪杯club 訂閱電子報
請輸入產品關鍵字
按預算範圍搜尋  
  You are here: home > Story Date 04.10.2020


2015台灣第二屆葡萄酒講談社盲飲比賽冠軍隊伍3MARskteers的成員─ Allen Liu、Roy Chiu、Max Lee。
(由左至右)



2015台灣第二屆葡萄酒講談社盲飲比賽冠軍隊伍3MARskteers的成員─Roy Chiu

2015台灣第二屆葡萄酒講談社盲飲比賽冠軍隊伍3MARskteers的成員─Max Lee

2015台灣第二屆葡萄酒講談社盲飲比賽冠軍隊伍3MARskteers的成員─Allen Liu



photo by: la marche 圓頂市集






對於喜愛葡萄酒的人而言,盲品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很多人對於盲品躍躍欲試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始。 這次很榮幸訪問到了2015台灣第二屆葡萄酒講談社盲飲比賽冠軍隊伍3MARskteers的成員─ Roy Chiu、Max Lee、Allen Liu。 快來看看他們對於盲品的獨到見解以及對正要開始盲品入門的你有什麼樣的好建議吧!!

 

Q: 什麼樣的機緣讓你們對葡萄酒盲品產生興趣?

Roy Chiu: 我是受朋友影響開始盲品葡萄酒的,北京工作時有些朋友會聚在一起喝酒,就會試猜一下當遊戲,在過程中慢慢學習建立自己的感官品評系統,在我的葡萄酒品飲經驗中,盲品一開始給我的是一個「附加」的樂趣。我覺得「懂酒」與「懂喝」是兩個層次:知識上的「懂酒」可以藉由上網查詢、看專業書籍或是參加WSET課程等去累積,所以相對於「懂喝」,知識上的累積是比較容易達到的。我覺得「懂喝」是更重要的,這不僅是知識上的了解,同時是對你所學的一個印證,建立屬於自己的品評架構,更加了解自己的喜好,這是我認為所謂「懂喝」的意思。「懂喝」是很酷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品飲葡萄酒的人都該朝向這個目標努力。

Max Lee: 雖然我自1998就開始喝葡萄酒,但一直到我2007年在舊金山時,因為離Napa與Sonoma很近,又看了電影Sideway(編按:中文片名「尋找心方向),覺得很有趣,才更專注在喝葡萄酒上面,那時把附近超市的酒都買回來喝還強迫室友分擔酒錢。當時我就會請我室友先倒在酒杯中再讓我品飲並猜相關資訊,我覺得這樣子一方面好玩,再者也是去了解自己對葡萄酒認識到那裡,這個過程對我而言是很有樂趣的。

Allen Liu: 我是自從2014年開店後,因為有機會拿到很多葡萄酒試飲,每次試飲我都盡量以盲品的方式去喝,之前也和Roy一起盲品,那時覺得很有挑戰。也因為開了店,接觸各式各樣的葡萄酒與產區,眼界大開,才更對「盲品」這件事更認真。

 
Q: 什麼樣的機緣讓你們對葡萄酒盲品產生興趣?

Roy Chiu: 葡萄酒盲品是一個很有趣的事情,同時也是對自己能力的測試。賽前當然大家也很認真的盲品了上百隻酒款,賽前練習時有參加比賽的壓力,氣氛與平常朋友同飲時當然更熱烈,其實感情上也更投入。而比賽本身也和這樣大家同聚一堂彼此分享的樂趣一樣,比賽緊張是免不了的,尤其是一定要你生一個答案出來的壓力,但我還滿享受這整個比賽的過程。

Max Lee: 一般朋友聚會的盲品多半是趣味性的,也在考較與驗證自己的葡萄酒知識與經驗,像是杯中香氣的呈現是否與書上的說明有所出入,但當然也沒有比賽那麼大的壓力。而報名比賽的心態一開始也是如此,志不在得獎而是一種參與感,同時也想要了解自己的程度。我們這一隊也有一個默契,就是盲品本身帶有相當的「運氣」的成份。比賽一開始是挺緊張的,但發現我們的初賽累積分數是最高的時候很開心,自信心也更多,「氣場」更強!這次能獲得冠軍當然很高興,但入圍六強的隊伍都是有相當實力。我們運氣好得了第一名,但對我們而言更重要的不是第一名的頭銜,而是確實的驗證了自己的實力,可以對自己說「我沒有瞎喝葡萄酒」,算是懂得那麼一點了。

 

 Q: 這次比賽對你們而言困難點在那裡?

Roy Chiu: 我覺得比賽的規畫可以朝更專業的方向去做,因為雖然是非營利賽事,但仍然是「專業」的比賽,雖然我們得了第一名,但也因此我們對這個比賽將來有更深的期待!希望每次都更進步更好!要做出台灣專業比賽的格局。像是杯子的問題一定可以被更好更專業的處理,愛好者之間的資源也一定可以更被整合得完全,這是我對主辦單位的期待。不論是主辦單位或是參賽者,我們都在之中學習,這些流程上的不足之處都是我們更要在乎的課題,要以世界級競賽的高度去做出台灣專業比賽的高度!我絕不是說我有多厲害,而是心裡一個很大的期許。

Max Lee: 應該是器材硬體的部份吧。我們了解這次的比賽是一個非營利的活動,主辦者與參賽者都是憑著對葡萄酒的一股熱忱而來參與,所以我們也很感謝主辦單位。但是在比賽時沒有吐酒桶,各參賽者在品評時也沒有單獨的杯子,各隊三人共用一個杯子的情況下在品評時也會受影響,杯子不夠時選手還要去湊杯子來用,也讓參賽者的專心程度受影響。但以另一個角度來看:台灣我們這些愛好葡萄酒的人一起「共體時艱」,一起成就這個難得的盛事,我們也一同見證這個重要的時刻。

 

 Q: 比賽前與比賽後,或是說你們獲得冠軍前後,喝葡萄酒的心情有沒有什麼不同??

Roy Chiu: 得到冠軍讓我對盲品更有興趣也更認真,這次得獎後我在上海與去年的中國盲品競賽的冠軍一同喝酒,我也學到更多的知識與技巧。而在比賽過後,我好像在原來的一片混沌中看到隱約有光亮與方向,盲品這件事我還可以在那些事情再多努力一些,好似一條路線。我也更謙虛的去看待盲品葡萄酒這件事,比賽之後會了解自己的不足之處還有很多很多。。

Max Lee: 其實沒有太多的不一樣,只是會更認真的「喝酒」,會覺得盲品不能猜錯。雖然我們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改變,但別人如何看待我們會變成我們的包袱,像有些朋友就會來問一些葡萄酒的事情,或是拿了一杯酒過來就要你猜。我們還是會放鬆心情看待盲品這件事,但也是每次喝到酒都會更認真。

Allen Liu:從事前準備到參加正式比賽,越來越覺得自己懂得不夠,因為平常喝的多半是比較冷門的產區或酒款,參加練習之後就會發現自己對於某些產區還是不太了解,現在盲品也會更注意自己不熟悉的產區。

 Q: 參加台灣第二屆的盲品比賽之後,會覺得現在台灣對於「盲品」的認識或是愛好者之間參與盲品的氣氛有什麼不同嗎??

Max Lee: 我回台灣到現在大概也只有兩年,因著這次比賽我結交了更多台灣酒界的前輩與朋友,也更有機會參與一些場合與大家盲品,但可能我在台灣時間不久,我並沒有覺得氣氛有特別不同。盲品這件事也不應該是猜的精不精準,而是一個品評的邏輯與系統,重要的是過程,就算是Robert Parker Jr.也會有猜十支只對四支的時候。一直以來盲品這件事都帶著很大的運氣成份,因為經典產區也會有非經典的風格在酒中呈現,甚至釀造上也可以增減酸度等而改變酒的口感。「猜中」會很有成就感,但最重要的還是分析與判別酒款的過程,包括香氣、甜度、酒精度、酒體等這些面向。這些面向是品評葡萄酒的重要「工具」,要能流暢的運用這些工具來品評葡萄酒才是最重要的。

 Q: 除了比賽之外,是否會期待台灣葡萄酒界有更多的盲品的活動訓練或是系統性的盲品葡萄酒課程?或是若有一個盲品葡萄酒專屬的教育模式,是否會適合台灣市場的需求?

Roy Chiu: 我覺得盲品是一個面對自己的過程,一方面建立自己的品評系統及了解自己的喜好,再者就是你如何面對一杯葡萄酒,盲品不是給別人看的而是和自己對話:因為我想知道我喝的是什麼,我的喜好是什麼,我了解的是什麼。盲品做出對產區、年份、品種的判斷,需要的是知識的累積與經驗的結合才能整合與歸納,所以盲品越多次也就是更面對自己,知道自己懂得什麼及不懂得什麼。而盲品在台灣我是感覺我Facebook上的朋友之間有越來越多人玩,就是一個主題大家帶酒一起品飲的活動型態,我想這是一個開始。中國有盲品的課程我也去上過,同時我也和上海去年的冠軍聊過,我是覺得盲品葡萄酒是可以課程化,可以被訓練的,台灣葡萄酒界熱愛求知的人也很多,「懂喝」的確會是個可以被標榜的有趣課題。而且一次可以喝到很多酒也是很開心的事。

Max Lee: 這是當然,我自己也有學生希望有機會帶著他們參加盲品,有感覺到一個正面的氣氛,對葡萄酒品飲的正確態度在形成。而市場面來看,葡萄酒課程有各種不同的需求面向,再加上品酒本身就意味某種高大上的心態,所以盲品訓練就好像在剝去葡萄酒的表面意義而直達本質之處,純粹的面對葡萄酒的色香味各種特質評斷。

Allen Liu:其實我已有朋友和我說如果還有這樣的活動,希望也可以一起玩,不管是比賽或是單純品飲他們都想參與。但盲品在台灣應該還是非常小眾,課程也許要再思考一下市場面的問題會更有共鳴。

 Q: 若真有這樣的課程,以台灣最普遍的WSET課程作標準來看的話,你們認為大概要是怎樣的程度可以參與盲品課程?WSET與盲品課程之間是該各自獨立看待還是可以相輔相成?

Roy Chiu: 知識不足的人盲品是玩不起來的,也沒有什麼意思,一些判斷的點像是年份等等,關乎的是個人經驗與邏輯的問題。但我會認為來上盲品課的人須要有基本的葡萄酒知識,WSET在此當然是和盲品訓練是相輔相成的,再加上不斷的鍛鍊累積經驗,我也覺得WSET二級資格以上就可以參與盲品的課程。

Max Lee: 雖然盲品要的就是最後的答案,但盲品的答案不是那麼重要,如何進行盲品獲得答案的過程才是最重要的,參與者必須有一定知識的累積,沒有知識底子沒有邏輯就真的只是瞎猜,並不好玩。我覺得WSET二級或是同等學力資格就可以來參與盲品活動了,二級應該有相當的程度去辨別各大國際品種,可以算是參與盲品的一個門檻。

- la marche圓頂市集採訪 -

 

>>點選了解葡萄酒盲品探索初階課程

● 未成年請勿飲酒 ●